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刊好文>党员文摘> 详细内容

观察 | 领导干部公开道歉的正确方式

文章来源:《廉政瞭望》 作者:刘鸿飞 发布时间:2019-08-05 14:36:08 字体:

“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这句名言出自《左传》。

知错能改,首先得知道错误,学会道歉,而后才得以从过错中汲取经验教训,改正错误。在现代社会,领导干部公开道歉是一门学问,很多经验和方法都值得记取。


公开道歉的N种方式


如今,领导干部道歉的形式可谓多种多样,包括口头道歉、鞠躬致歉、书面致歉等。从场合上看,不同的场合也有不同的讲究。

现场当面道歉,把问题说清并互相沟通反馈,及时缓解紧张气氛,安抚人心,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我刚才在马云耳边讲,我向你道歉,交通堵塞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2012年12月26日一早,马云从余杭区的家里出发,因堵车花了1小时20分到会场,导致在杭州举办的“2012中国民营企业峰会”推迟几分钟。对此,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主动致歉,及时缓解了现场的气氛。同时,夏宝龙还承诺,要在五年内治理浙江全省交通拥堵。

新闻发布会上非常正式地道歉,可以和媒体近距离互动,也更深切地表达了诚意。

2015年12月25日晚间,深圳光明新区“12·20”滑坡事故前方指挥部举行第10场新闻发布会,时任深圳市和光明新区主要领导鞠躬致歉。

另一类是书面道歉,白纸黑字的道歉内容大多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一笔一字写出来的,能将道歉人的思考、看法、态度清晰和全面地表达出来。

2018年5月4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典礼上,时任校长林建华念错了“鹄”的发音,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次日,林建华便发出了一封网络书面道歉信,在直言自己教育经历的遗憾并道歉的同时,还重申了致辞的重点——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与上述皆为主动道歉不同,还有人因组织要求而“被动道歉”。

“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我省的反馈意见及市纪委调查结论中,指出潮安区陶瓷垃圾乱堆乱放现象突出,大肚坑垃圾临时堆放点、不锈钢抛光污染严重等问题,我作为时任潮安区副区长,分管环保工作……对此存在失职行为,在此向广大市民道歉。”

2018年6月,广东潮州市潮安区副区长成思钿写下这样一封“公开道歉书”。据了解,道歉是根据该市关于对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问题落实问责处理的要求所作的,与其一同具名公开道歉的,还有当地的十余名领导干部。


如何道歉有讲究


总的来说,道歉讲究的就是要主动担责,真诚恳切,迅速行动,彰显责任。

领导干部向公众致歉,首要的态度就是主动担责,绝不遮遮掩掩。

“作为省长我觉得有责任,我们做得不够,还有很大差距。”在2018年云南省两会闭幕后的记者会上,云南省省长阮成发谈及“冰花男孩”王福满走红网络时说。王福满是云南昭通一名留守儿童,他就读的鲁甸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地处偏远山区,环境艰苦。阮成发直言,这暴露了云南教育的薄弱点,下一步将加大教育的投入力度。

对个别地方发生的失误,相关领导除了恳切致歉、表明态度外,还要迅速果断地采取各种措施处理事件,使其向积极的方面转化。

已故贵州省委原书记石宗源树立了一个榜样。2008年瓮安事件后,石宗源赶到瓮安,在探望当地居民之后,坦言“瓮安不安”,并向居民表示歉意。在随后召开的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群众代表座谈会上,石宗源又两次起立鞠躬道歉。

致歉后,石宗源果断启动干部问责程序,并对该事件发生的原因、暴露出的问题等作出深刻分析,赢得了各界好评。

与个别领导发现工作出错后就想着撇清关系,把错误责任归结于“极个别同志”“临时工”不同,还有一些人敢于为下属出的错公开担责。他们的道歉,体现出领导干部勇于担当尽责、自责自省的官德。

2017年4月23日,“国防部发布”官微发了一张不严谨的配图。时任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在当年4月27日国防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就此公开致歉:“疏忽在小编,责任领导担。在此,我代表小编团队,向所有关注、关心和支持我们的粉丝表示诚挚歉意和衷心感谢。”

接着一个标准的军礼之后,杨宇军顺利地完成了他在该平台的最后一次亮相。

无独有偶,“局座”张召忠退下来之后,也主动为其自媒体小编的一次配图错误“背锅”,认错道歉。事后,张召忠坦言,其目的是不让这名90后小编承受过大的舆论心理压力,影响生活和工作。

通过前述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打铁必须自身硬。领导干部在工作中,首先要做到严于律己、防微杜渐;其次,当错误发生后,要敢于公开道歉,及时回应,疏导民意,凝聚起解决问题的正能量,促进公共事务的进步。前几年,四川一些地方将“如果决策失误,将向群众公开道歉”纳入相关制度,体现了上述要求。


比道歉更重要的是整改


毋庸讳言,不是什么事情都是认个错、道个歉就可以解决的。2013年4月19日晚,江苏省泰州市滨江工业园区在其招待中心举行豪华宴请,被群众发现并围堵。当晚11时许,该园区管委会书记张爱华跪在餐桌上作揖,并向现场群众磕了三个头,说:“我今晚错了,请求原谅,做儿子、做孙子都行,请放我走。”现场视频曝光后,次日下午官方即表态严处。这样的道歉,有什么用呢?

领导干部道歉过后,重要的是要真正督促作出实质性整改,并建立长效机制,让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向马云道歉后不久,浙江就把“治堵”作为为民办实事的十件实事之首,而且一年年地抓下去——城市治堵工作连续六年被列入浙江省政府“十方面民生实事”。

据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官网信息,2012年至2017年,浙江各地共推出300多项治堵创新举措,治堵累计投入近3000亿元。“群众对城市交通满意度从2012年底的65.3%升到2017年底的88.8%。”去年5月,浙江省副省长高兴夫在该省治理城市拥堵领导小组(扩大)会议上说。

回答“冰花男孩”问题近一年后,今年1月阮成发在作2018年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时,详细披露了该年度教育方面取得的成绩:“实施农村义务教育三年振兴计划,强化控辍保学,确保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4%以上,全省实现县域内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在迪庆、怒江等深度贫困地区启动寄宿制学校标准化建设,优先满足留守儿童‘有学上、上好学’需求……”

与此同时,“冰花男孩”王福满所在的转山包小学也有了很大变化——学校修起了温暖的宿舍,每个班都装了烤火炉,安了窗帘,即将分来两名大学毕业生任教;王福满只需要走十分钟水泥路,就能从家到校……

比起道歉认错本身,道歉后如何践行承诺,加以改进,更为重要。

(摘自七一网客户端/《廉政瞭望》)

责任编辑:李海燕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